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188bet.com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个案  >    内容

一个男人换妻后的痛苦心理

作者:张楚涵|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2-03

  仔细研究我们的一切欲望,我们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欲望都包含着难以启齿的内容。 -雨果

  当性学家李银河写出对换妻的意见和自己想法时候,引起国内一片哗然。当传统道德思想和这个时代强烈冲击时,对于此事件的震撼和思考成为人们一度关注的热点。而我在自己的心理咨询案例中接待这样的男人或者女人时,从人本主义角度出发,无论当事人选择如何,心理上的矛盾和冲突却是我要来面对和解决的。

  第一次接到陈华的电话时,我的助理告诉我说他一定要先找我谈谈之后,才考虑是否心理咨询。于是在我们约定好的时间,我和他在电话里有了简短的谈话。

  当他知道我是楚涵时,直接就问我:你对换妻怎么看?

  我说:我只是心理医生,不是道德评判家。所以从心理角度来说,我能理解这件事情,如果因为这件事情造成的心理冲突和情绪不安,这个是心理医生来做的。

  他问我:你愿不愿接受换妻的行为呢?

  我笑了:虽然我理解,但我不愿意此尝试。

  他的语气很尖锐:如果你没有进行换妻行为的尝试,你怎样了解我们的心理,你怎样才可以帮助我们呢?

  面对他的质疑,我平静的回答:如果我要做同性恋的心理治疗是否要去尝试爱上一个同性呢?如果我要做虐待者和受虐者的心理治疗,我是否要去尝试虐待和受虐呢?如果我要做妓女的心理治疗我是否要去尝试做妓女呢?

  陈华在电话那头哈哈的大笑了。他说:你很厉害。

  我也笑了:谢谢,我只是很真实的表达自己想法。

  陈华最终和我约定在星期三的晚上七点见。

  星期三七点

  雨已经持续下了整整一个星期,这天的风很大。

  七点的咨询已经就很晚了,所以我开了房间内所有的灯,而窗外已经霓虹闪烁。从我的窗外看去,对面的树几乎要承载不住风的肆意攻击。

  陈华晚到十几分钟。当他低头填写资料的时候,我看到他脖子上有伤痕。

  当他落座在我对面时,他问我,你是否可以把窗帘拉上?

  我说:可以。在我拉窗帘时,我似乎感觉到他犀利的眼神看着我的一切举动。

  当我们看不到树影的摇晃,看不到窗外的霓虹闪烁,看不到黑暗时,面前这个男人的表情已经有了悲伤。

  他说:楚涵,我真的很痛苦。

  我说:我们慢慢来谈好吗?

  陈华说:我现在被欲望和痛苦而纠缠,我不知道是进还是退。我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力,我也没有预料到后来的一切变化。一切都在我的内心乱成一团麻,理也理不清,内心的矛盾和复杂已经不可承受了。我和妻子谈过,她说,这不是你自己提出的吗?你到底要我怎样?这时,我也不能回答,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

  陈华说:曾经我把一切都放在了事业上,为了妻子为了孩子,我几乎没有自己的生活。当我的事业稳定以后,我发现我和妻子平静的生活缺少了什么。十五年的婚姻早已经没有了激情,更多的是亲情。我和妻子的情感很好,什么都可以交流,她也可以理解我。可是,我还是觉得缺少什么,我们的夫妻生活更多时候成了一种任务,至少我这样想。很多时候要看一些黄色的碟片来刺激我们的欲望,看到里面有很多人在一起的镜头,我也会问妻子,你愿不愿这样,妻子给我的回答,从来都是不愿意,因为在别人眼里做爱会不知所措,会有压力。我也笑笑说,我也是。那时,只是一个笑谈,自己也没有在意。

  后来,有一次和朋友聚会,与朋友聊起生活的平淡,朋友提议我去看看一个刺激的游戏。当听到这个想法时,我的热血沸腾了,我感受到已经平静十几年的心跳和即刻要爆发的热情。

  这时,陈华笑了,他说,似乎我是个感性的人。

  那天我精心准备,按照朋友给的地址我来到一个陌生人的家里。这里的男人和女人都很友善和热情,彼此都很熟悉,每个人心中似乎都有所期待。而在这之前,我几乎什么都没有想,强烈的渴望和欲望让我在高昂的情绪中等待,那几天等待的日子忽然变的生动起来。我喜欢这种感觉。

  那天,我只是做为一个观看着欣赏着眼前这一切。我看到我熟悉的朋友和朋友的妻子互换着,我看到他们毫无遮掩的进行着他们最得意的作品。每个人都喝了一些红酒,气氛是那样的迷乱和充满诱惑,每个人的神情都那样的陶醉和兴奋。我就像是暴露狂们所要展示的对象,不同的是我没有尖叫,我没有逃跑。我静静的观赏着,没有人看到我的内心的冲动,没有人这时注意我的神情,男人女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当我回到自己的家里时,我压抑的冲动忽然迸发,激情似乎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干渴的嘴唇几乎窒息了我的妻子,那一团火烧的我几乎让我失去了三十多年的理性和温雅。感觉自己象野兽一样的冲击着自己和妻子,那一刻,我们真的很满足。

  陈华舔舔嘴唇,似乎这段美好的冲动还留有余温。

  陈华继续说道:妻子很开心的说,今天怎么变的如此疯狂。我告诉她晚上的经历,妻子没有责怪我,相反她问我,那你为何没有去尝试,憋到现在呢?我笑笑说:还不是因为你。

  这时,陈华看着我说:我们的感情真的不错。所以我还是在乎她的感受,我安慰自己说,不就是自己看了场性感电影。我和妻子那夜非常的好,我们又做了一次,这次的感觉更好,因为妻子也很投入。

  这次的经历让我经久难忘。渴望和冲动使我成为这个聚会中的一部分。每次我都是观看着的角色,但内心的冲动渐渐的也想自己去亲身体会。男人和女人们都说,何时把你太太也带来玩玩啊。我经不住诱惑,我已经不满足只是自己看着眼前的痴男欲女,我也想看看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也想一起加入这个疯狂派对。

  我和妻子做过工作,妻子每次不同意,她说有顾虑,说会害怕。那时,我的热血几乎让我没有思考这会带给我们什么,我几乎想不到,为何会害怕。我说:这只是游戏,又不是真的。我们的情感这样好,这只是增加我们夫妻之间情感的一个游戏而已。

  妻子的态度从坚决的抵触在我的不断影响下逐渐的减弱很多,最终她同意了。我欣喜万分,我快乐极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幸福,我好爱她。妻子答应后的几天,我们性生活都是那样的充满期待,那样的美好。

  终于,我带着自己端庄娴雅的妻子走进这个派对,却最终失去了美好的一切。

  妻子第一次来这样的场合,难免羞涩,朋友们的妻子和她笑谈着,我看着她逐渐的放松自己,也许有红酒的原因,她的双颊绯红,那夜她真的是妩媚动人。一切都和往日的一样,却又那么不同。当我真的看到男人和妻子在一起时,冲动,热血,心跳,终于让我走进了另外的女人。当我投入的去爱抚这个女人时,我看到妻子陶醉和享受的神情,突然,我觉得不解,为何她如此羞涩现在却如此放荡,为何她一直都不愿意,现在她却如此享受,为何她曾经那样的难以接受,现在却主动迎合。为什么她第一次来这里就融入了这里的一切?那个时刻,我胡思乱想着,我失去了激情,我失去了曾经有的冲动,我突然的瘫软下来。于是,我又回到一个观看者的角色。这时,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妻子和其他男人,而此时,已经不是欣赏。他们裸露的身躯在我面前旋转起来,他们的扭动让我有些想去呕吐。我的内心极其矛盾复杂。

  那天我的解释是我喝多了。男人们笑着说我,下次可不要只是顾着喝酒,耽误了最开心的事情。我呵呵的笑着,有些无力。我不知道怎样回的家,也不知道怎样和妻子走出那栋别墅。以前我自己回家时,都会和她说感受,而我相信妻子也希望和我交流,但是我那刻选择了逃避,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妻子以为我累了,自己也睡了。但我那天一夜没睡。

  脑海里就象电影回放一样都是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我只能说:那时我的心情很复杂。

  就这样,我们有了第一次尝试,但结果却不是我想的那样美好。我刻意回避和妻子交流,刻意回避与她有亲密的接触。妻子感觉到了我的冷漠,终于她忍不住了问我,你怎么了?我突然觉得好厌恶她,我觉得她很放荡,我觉得她很贱。但我怎么能说出口呢?这次的经历是我一直纠缠她的,现在我只能自己承担。

  后来,我逃避似的找出一个结论,也许我还不适应妻子和其他人的亲密,也许多几次这样的尝试就适应了。但是后来的尝试,几乎让我绝望。我强烈渴望着看到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却无法享受曾经认为的诱惑和刺激,此时就像一种折磨,我总是再想,妻子为何如此下贱。而我的妻子最后比我更加钟爱于这种性游戏。

  我们的性生活迅速下降,甚至还不如从前的平淡。我甚至厌恶她的身体,却不能告诉她。终于有一天,妻子再也无法承受我的冷漠时,我把心中一切的想法告诉了她。妻子惊呆了,也愤怒了,她大声的喊着:我就是贱女人,我是!忽然,我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夜晚。我狠狠的摁到她在地上,我剥光了她的衣服,我叫喊着,你这个贱女人时,在互相扭打中我们却做爱了。她从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的投入让我又体会了有别于从前的一种性体验。我竟然在愤怒中更显的无比强大。我发现内心的压抑到最后的释放让我会如此的疯狂和变态。

  以后,我们性生活又陷入一种怪圈。只有彼此激怒的时候却是彼此最需要的时候。我和她还是继续参加换妻的性游戏。我尝试着那个时刻不要再看妻子和别的男人作爱,可是我做不到。那种诱惑就象打开的潘多拉的魔盒一样,让我沉浸让我痛苦,让我渴望又让不安。

  而这时,我发现了她和其他男人的约会。我从不想去问她,只是猜想着他们无非就是那个场面。嫉妒,羞耻,男人的自尊,诱惑,刺激,放荡,下贱等等名词都出现在我的内心。我痛苦极了,进退两难让我极度的不安和焦虑。我怕自己会疯了……

  陈华终于一口气讲完了自己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和感受,长叹一口气。

  他说,这种内心是无法和朋友们交流的,因为游戏就要有游戏的规则,只是自己游离在游戏和真实之间,他也无法和妻子交流,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愿意。

  陈华的眼神复杂的闪烁着光芒,就象他复杂的内心一样。桌上的钟表滴嗒嗒的从我们心田划过,时间似乎已经凝固,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案。

  我说:也许人们都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力。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冲破传统,冲破道德约束,当人们迈出这一步,却发现原有的传统和道德还是深深禁锢于我们的内心。就像荣格说的,它已经形成集体无意识,这种意识也许从出生开始就有了,而这种潜意识在意识的斗争中逐渐隐藏到了冰山深处。就像孩子出生后就害怕黑暗,就像孩子会怕蛇。当我们渐渐长大不再惧怕的时候,那是意识中进行的修整,经历中的成长。当我们行为超越曾经的准则时,失眠就成了生理的表现,这种潜意识就会浮出心灵深处,对黑暗的恐惧就会再次来临。就如此时,你冲破了30多年的行为准则,冰山深处的潜意识就会和意识对抗,矛盾和不安就会出现了。

  陈华点点头说:我理解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的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人,这个游戏我并不是完全接纳,对吗?

  我肯定的回答:基本上是的。这里不止是传统和道德的问题,还有着你对爱人最原始的占有欲望,和你自己最原始欲望对抗。就像一个孩子,有人给她一颗糖吃,交换她的洋娃娃一样。

  对于你来说,你非常渴望想吃这个糖,因为它诱惑着你,这时,也许你什么也不用思考,就把糖放在嘴里,当你非常开心的时候,这个人说,我还有更好的东西和你换。这时,你就会矛盾我是要美味的糖?还是要给他你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你始终犹豫不定,你就无法体会糖的滋味,于是充满的渴望。当你作出决定,我拿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和他换时,你才会发现那个东西对你来说更重要。而糖的滋味虽然还是那么美妙,可心里多了些感受和情绪。

  也就是说,你的爱人在你的内心是私有的,是最重要的,传统意义上讲,你在这点还是无法突破的,她就是你的女人。性爱游戏对你来说很诱惑,但是面对你最重要的东西和自己原始欲望对抗时,最重要的东西就战胜了你的欲望。也就是说,对妻子的纯私有意念高于诱惑,甚至可以说爱高于你的欲望。尽管你对她是厌恶的,但内心深处你还是爱她的。

  陈华说:是的。

  我继续说:你的复杂和矛盾需要仔细分析和归类,就可以找到情绪源头,你会发现最终只是这个问题:你能接纳换妻游戏的存在,能接纳别人妻子参与换妻游戏。但是你并没有接纳自己参与换妻游戏,也更不能接纳妻子参与换妻游戏。

  陈华说:恩,但是,我还是渴望看到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所以我进退两难。

  我说:与其说是你渴望看到,在我看来,你更多是试图让自己接纳这个现实。而诱惑本身已经失去了吸引力不是吗?如果你一次次绝望,那么你一次次的还会去尝试,这只是渴望或者诱惑这么简单吗?

  陈华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我和妻子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我说:你们经历了这么多,你们的情感不是那样轻易击垮的。你需要和她去沟通,说出自己的感受,甚至想法。她才可以和你一起去面对你们一起要经历的风雨。就算是她和其他人约会,这一定就说明她和别人怎样吗?交流和沟通才可以正确了解对方的想法。

  陈华:这到是,我只是猜的。这点我会努力,可是我们的夫妻性生活怎么办呢?现在每次在一起就象仇人一样要打架。

  我笑了:其实,这也是夫妻性生活的一部分情趣哦。有很多夫妻还有角色扮演呢。比如护士和医生,绑起对方手脚的方式。如果这样的方式让你们更加的快乐,那么就无须在意什么方式开始,只是不要过分就好。

  陈华恍然大悟一般:对啊。还有人做爱的时候一定要骂对方的。

  陈华终于笑了。

  陈华离开我办公室的时候,外面的风好像小很多。他说会和我再联系。今夜上海的夜晚突然的很宁静,我坐在车上,看到高楼之间移动着得圆圆明月,心想,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后记

  陈华后来会经常到我这里坐坐,说说他的心情,他的情绪,说说自己的见闻和态度。他说我也很八卦,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就了解了很多的新鲜事,说我的眼睛里有着好奇和探索。

  我笑着说:多些了解,对我的职业会更有帮助哦。

  他告诉我,那天从我这里回去就和妻子谈了整整一夜。他说出第一次回来时的心情,妻子也说出了自己感受。其实,妻子也不愿意参加换妻的游戏,只是不想扫他的兴致,一切都为他做的。后来听到他的指责也感到委屈。他很感动,最后他们决定不再参与这个游戏。

  经历这次,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良好。而重要的是陈华不再矛盾,情绪逐渐平稳。因为他们都明白什么更重要。

  做为心理医生的我只是解除和治疗我当事人的情绪和内心矛盾,这个我做到了。


标签: